首頁 > 電影 > 正文
電影《搭秋千的人》定檔 詮釋小人物的大世界

由于大雄執導,姜守志、宋怡力、俞敏主演的電影《搭秋千的人》定檔11月10日全國上映,引起了影迷們的熱情期待。該片講述了一位在石油價格暴跌、 ...

藝人網(Yiren.com.cn)訊 由于大雄執導,姜守志、宋怡力、俞敏主演的電影《搭秋千的人》定檔11月10日全國上映,引起了影迷們的熱情期待。

該片講述了一位在石油價格暴跌、行業不景氣的時代背景下,為油田奉獻一生后的工人柳煥榮的生活,全片從他作為師傅、父親與丈夫、病人的三個身份入手,用詩一般的電影語言將他的堅守與固執、善良與淳樸、慈愛與奉獻娓娓道來。

1.jpg

妻子拉起丈夫柳煥榮的手跳舞,溫情細膩

導演的影像風格鮮明獨特,全片摒棄色彩的運用,采用黑白色調,在講述人物的情感世界時手法細膩柔軟,在展現時代背景或是風土地貌時又像是一位硬漢,絲毫不吝嗇磅礴大氣的手筆,但這兩種風格卻沒有半點相悖的成分,不論是導演的內秀雋永或是豪情滿懷,都在每一個平實、克制的鏡頭中相得益彰,沒有一絲拖泥帶水,刻畫出一位簡單平凡的小人物內心的大世界,全片黑白影像對比鮮明,知其白而守其黑,正映照著堅守內心原則的小人物柳煥榮在現代都市和工業文明進程中的格格不入。黑白影像的功力并不僅在此,色彩的簡單唯一營造出濃郁厚重的氛圍,恰好體現出柳煥榮深沉堅毅的父愛。

2.jpg

油田境遇慘淡背景下的文藝慰問演出,大全景表現周圍環境的蕭瑟

3.jpg

受不了枯燥的油田生活的徒弟小范準備逃跑,大全景展現了油田地貌的無垠和荒涼

4.jpg

深夜等待女兒回家的柳煥榮抽起了煙,背影的深沉樹立起一位充滿關懷的父親形象

大量固定鏡頭的運用,多中景、全景、大全景,少量特寫和近景,讓作者講述的視角更加冷靜、客觀和真實,帶有一定距離,不刻意貼近、放大影片人物的情感和動作,觀眾就像站在人物一旁靜靜地觀看,看鏡頭下人物的生活,就像看自己身邊發生的人或事。無論是柳煥榮帶著妻子騎摩托車在公路上前行的暖心場面,還是他面對夸大的廣告詞拒絕拍攝后站在路邊扔掉戲服的憤怒情緒,都通過一種簡單冷靜克制的鏡頭語言表露出來,導演用這種生活化偏紀實的影像記錄風格表現小人物的日常,更加平凡而充滿力量,留有余地給觀眾自行體味其中情緒,感動或同情自在人心。

5.jpg

柳煥榮騎摩托車帶妻子去兜風,夫妻兩人的浪漫時刻顯得溫暖動人

6.jpg

耿直的柳煥榮看不慣夸大的廣告詞憤怒地把戲服丟在路邊,是一路忍無可忍后的爆發

導演善于用空間講述故事。在柳煥榮與站長在油田附近的餐館吃飯時,畫面從中間被窗戶邊一分為二,將二人分割開來,正映照著此時二人內心的不同想法。這一場戲是站長勸說柳煥榮退休回家養老,而柳煥榮卻仍想堅守油田工作崗位,舍不得離開,兩人的意見各不相同,兩人的內心空間恰好就像被切割的畫面,而隨后二人就分道揚鑣,柳煥榮回到遠在城市的家,站長繼續守完自己的最后一班崗。類似手法還體現在當徒弟小范無法忍受在油田工作的枯燥乏味逃跑,又被師傅柳煥榮拉回來后,師傅了解小范的內心,知道油田生活無聊,便給徒弟搭秋千娛樂,又特意去用圓鐵絲套野兔抓回來給徒弟吃,師傅拎著野兔回去時,正處在抓野兔的鐵絲圓圈里,師傅先找徒弟回來,又抓野兔回去,師徒二人都在油田這塊地方守著,這種獨特的空間切割方式映照著人物的現實境況,形成獨一無二的鏡頭語言。

7.jpg

在油田附近餐館吃飯的柳煥榮和站長,二人在同一場景的不同內心空間被刻畫的淋漓盡致

8.jpg

為徒弟小范抓兔子的柳煥榮,空間的分割映照著主人公的現實境遇

柳煥榮知道自己得了癌癥,他一直想多陪在親人身邊。在柳煥榮和妻子討論女兒圓圓感情矛盾的事時,影片的空間轉到城市與山水的大全景。在鱗次櫛比的摩天高樓旁,是柳煥榮和妻子泛舟于煙霧朦朧的湖面之上,討論家庭成員的問題。大全景中,在一排排城市現代化高樓的對比下,偌大湖面上的一葉扁舟顯得孤單又弱小,這種強烈的對比產生一種撕扯感,小船象征著柳煥榮的生活,小船的漂泊象征著柳煥榮命運的無常,由于遠離岸邊四周都是湖水,人物的無依無靠也通過環境表露無遺,體現出小人物在大環境下的格格不入與形單影只,命運的更加塑造出柳煥榮堅毅執著的一面和對家庭成員的深沉關懷。

9.jpg

柳煥榮和妻子在湖面泛舟時討論女兒感情矛盾的事

無論是從哪一方面,《搭秋千的人》都做到了影像與人物的內在呼應和外在統一,在如今爛片橫行的世界,《搭秋千的人》實屬一部上乘之作。現代社會的飛速發展,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在這里看見自己的影子,你我他的命運僅僅相連。

YIREN.com.cn 電影 搭秋千的人 ?




三分赛车是哪里的彩票